婺源旅游网logo婺源旅游网

婺源那废弃的砖窑与烧窑工人

作者:婺源旅游网 发布时间:2017-07-16

游走婺源大地,不经意间的视觉里,一栋挨着一栋的白墙黛瓦,殊不知,一砖一瓦的前世今生,是由一代代泥瓦工的汗水和繁杂的工序换来的。乡村的某一个角落或许还能找到已经废弃的砖窑。



从添柴的灶口开始讲那老窑的故事吧!那一块块打磨平整泥坯都从这里进去,关上门,灶口处弥漫起数日炊烟之后,再把烧硬的泥坯掏出窑口,这时的泥坯子就成了砖头、瓦片。这些建筑房屋的材料,一块块整齐地码成一堵堵矮墙,原本荒芜的砖窑四周被点缀成了生气四溢的街巷,等待着它们的新主人赶着牛车马车来装运。

抟几块土,出几身汗,就得荒凉劳累上一段时日,烧窑人就得赶在霜降时节回家。那时候,他们的腰包里虽不丰盈却、也不干瘪,那透亮的汗水和红通通的柴,火烧出来的微薄报酬,足以让一家老小乐滋滋地过上一个春节。
 

走进一幢幢庭院深深的徽州古宅时,那静静砌在墙体里的砖头,让人不禁回想那过往的日子里,被烈日烤裂皮肉的汉子,正用力甩打一块泥土。他不停地举起来又摔下去,僵硬的泥土慢慢变得柔软,最后一次,汉子把柔软的泥块摔进了一个长方体的匣子里,用手拍实,再用钢丝做成的弓状物把多出来的泥尖刮去,提起匣子用匣沿的木板往工作台上一拍,一块成型的泥坯砖就完成了。谁计算过一座土窑一次能容纳多少块砖坯?1000或者10000,还是更多,数个汉子光着上身,任整个脊梁流成一条小河,“装窑”是齐心协力的超强而又细致的劳动,把一块块泥坯装进小翻车里,两三个人成了一个工作小组,填塞着那口巨大的肚子。那个原本黑暗却又要经历炼狱般炙烤的窑洞里,有着一排排耐高温的如梯子般的架子,把最后一道关的烧窑手艺人,小心地一块块地把坯砖搁放在上面。

 
 

装窑结束关紧窑门,这时的砖窑成了一个密闭的容器。唯一通着容器的是一炉灶膛。这是一个凤凰涅槃的过程。一块名不见经传的泥土,在烈火中永生以后,从此便与一幢幢明清古迹相连起来。

通过窑口烧制而成的砖瓦,都会由于一个不经意的差错,而使一窑血汗成为废品。为了达到建筑所需的平整外表和硬度,汉子们从头把关,甩着一把把汗,渗进了泥土里。他们重复着单调的动作,选土,抟打,装窑,烧制……这样的工作场景,像一幅流动的画轴。

窑工们是有季节性的,比如到了盛夏,农事,妻子的不舍,孩子的挂念,迫使他们来去都得需要轻装上阵。一个包袱,就背起了一家人希望。那些尚未明确的挑战,容不得烧窑人分去一丝一毫的精力。从第一锄锄开被荒草掩盖结实的泥土开始,一个伟大的流程就走向了正轨。每天的日出到日落,从一个斗士般昂首挺胸再到精疲力竭地回到窝里躺下,他们的肌体和他们的意志力一道,消磨着一个个日子,从一块块烧制成的砖头里计算着属于他们的微薄报酬。

旧时农村里,砖窑特别多,几乎村村寨寨都有。而窑工却是一门学问颇深的手艺。有的人干了一辈子窑工,只知道敲打几块泥坯,而烧制时的火候才是最终决定砖块成功与否的关键。这个群体里必备一名精于火候的窑工,分中有合,合中有分,因为报团,所以再重的担子也能挑得起来

不知那些废弃的砖窑始于什么年岁?只知那都是一个个沉甸甸的故事!别了,赤膊上阵的窑工们,沧海桑田,无法抹去历史留下的印迹。




欢迎添加@婺源小余微信,免费咨询婺源旅游事宜


婺源旅游路线定制、包车、餐饮住宿、美食攻略,请咨询微信客服 : 17687932030